文献资料

首页 > 文献资料 > 学者随笔 > 正文

修修补补的研修生制度可休矣

来源:法制日报
1338
2010/7/14

法制日报

2010-07-13

第九版

 

 

环球述评

 

  对于马克思在《资本论》中的那段精辟论述:“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如今饱受诟病的日本研修生制度几乎已成为它最生动的注解,而近日首个被日本当局认定的“中国实习生过劳死案”,则只是为其提供的又一个鲜活例证。

 

  一直可溯及至上世纪70年代的日本研修生制度(全称为“外国人研修和技能实习制度”),可以说在过去的几十年中为日本经济的腾飞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然而与之相伴的另一个不争的事实却是,随着近年来日本国内劳动力的严重不足,特别是被誉为“3K”即“繁重、肮脏、危险”的工作被本国劳动者不屑一顾,使得该研修制度日渐沦为不法企业和个人从发展中国家招募廉价劳动力、从事劳动环境恶劣的繁重工作的重要渠道之一。

 

  也正是在这种背景下,你才会“毫不意外”地看到如下几组数据:2008年度,外国研修实习生在日本死亡者达到34人,创历史最高纪录,其中因长时间劳动带来脑、心疾患而死亡者为16人,比2007年度增加了2.5倍;2009年度,又有27名外国人研修实习因工作事故或疾病而死亡,数量之多仅次于2008年度的34人,其中中国人最多,达21人。

 

  统计显示(2006年数据),自研修制度实施以来,通过日本国际研修协力机构(JITCO)接收的外国研修生达48.4万人,其中来自中国的研修生为34.3万人,占总人数的70.9%。截至200812月,持有研修生签证在日的外国人大约有8.7万人,其中中国人约为6.6万人,占75.9%。目前,日本共有超过20万名外国研修生、实习生,其中80%左右都是来自中国。

 

  正因如此,所以这一海外华人群体的命运才更加被国人所关注,而他们中绝大多数人的生存状况也的确令人堪忧———拿着远少于日本人的工资,却干着最脏、最累、最危险的工作。根据日本国际研修协力机构的统计,从1992年到2008年,共有212名外国研修生在日本死亡,在这其中,“过劳死”又被认为是最主要的死因。统计显示,外国研修生的年龄一般在20岁到30岁之间,而外国研修生的死亡率却是同年龄段日本人的两倍。

 

  事实上,日本的外国研修生问题早已引起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和批评。几年前,就有一份全球贩卖人口问题报告曾点名批评日本的外国人研修、技能实习制度和接收机构盘剥研修生、侵害人权、限制自由和提供恶劣劳动环境的行为,并要求废止外国人研修、技能实习制度。今年3月底,联合国移民人权问题特别报告员豪尔赫·布斯塔曼特在对日本的访问中,更是直陈研修生制度的目的就是为了剥削廉价劳动力,使外国研修生“在其言论、活动、身心健康权利遭到侵害的条件下劳动”。为此,豪尔赫呼吁日本政府取消这一制度。

 

  而在日本国内,虽然因受经济形势影响,导致很多日本人失业,但民众对研修生待遇差、被“工作”压得喘不过气的遭遇,还是有很多人持同情态度。近年来,日本的许多民间团体都在为研修生仗义执言,这其中在熊本市成立的由家庭主妇组成的“彩虹团体”就专门倾听研修生的心声,该团体的成员表示:“我们要求外国人得到和日本人一样的报酬,向我们求助的外国人很多,真不理解一些企业和农家为什么要那样榨取外国人。我们要尽可能地为外国人说话。”而经常接到这方面咨询的日本“全统一劳动工会”的书记长鸟井一平更是一针见血地指出:“研修生在出国时因保证金等名目背负了高额债务,且被要求绝对服从接收企业。这实际上就是奴隶劳动。”

 

  正是在国内外这些此起彼伏的讨伐声中,日本民众要求废除研修生制度的声音也愈来愈响。78日,据《日本新华侨报》报道,在蒋晓冬过劳死事件被媒体曝出后,日本“外国人研修生问题律师联络会”的3位著名律师小野寺信胜、指宿昭一、大坂恭子联名向日本首相菅直人、法务大臣千叶景子、外务大臣冈田克也、厚生劳动大臣长妻昭、经济产业大臣直嶋正行、国土交通大臣前原诚司提出《意见书》,提出对此案的看法,强烈要求废除这项“已经成为奴役他人劳动、侵害人权温床的外国人研修技能实习制度”。

 

  在日本有识之士的不断呼吁和国际社会的持续压力之下,在政府内部经过数年的“讨价还价”后,日本政府新近修订的《出入境管理法》终于对此制度做出了一些调整。根据规定,今年71日之后抵达日本的外国劳务人员都不再称为“研修生”,而是在接受日语培训后直接成为“技能实习生”,获得劳动者的合法身份,受到“最低工资法规”等相关法律的保护,雇主须与他们签订雇用合同。此外,新法案还加强了对中介、雇工企业的约束和惩罚措施。

 

  然而,面对这项新政,很多人权律师、民间团体和工会组织并不满意。他们认为,这只是“换汤不换药”,只要不从根本上废除研修和技能实习制度、光明正大地引进外籍劳动力,类似的侵权事件就还会继续发生。

 

  正因为此,我们更应清楚地看到,如果不能从根本上堵死制造此类悲剧的制度之源,就不可能避免成千上万的蒋晓东们继续遭受“违法长时间劳动”、“被伪造加班时间出勤卡”、“不按法定要求支付加班费”,直至最终酿成“过劳死”这种人间悲剧的发生。修修补补式的亡羊补牢?不!那只能暂时挡住“圈外的狼”。人们真正想看到的是:研修生制度可以休矣!

 

  南岸

 

来源: 法制网——法制日报

 

分享到:
相关文章:
  • 2006/10/10 我看“孙志刚”案
  • 2006/10/10 法律道德化的反思
  • 2006/10/10 什么是法学家的
  • 2006/10/10 走向法律的感性
  • 在线调查

    Online survey
    2010年11月28日,全国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了《社会保险法》,作为我国社会保险领域的第一部法律层级的规范性文件,您对其实效的预期:
    该法的实施将极大的提升公民社会保险权益的保障水平
    该法规定过于原则,无法从根本上改变我国社会保险制度的现状
    该法的实效,取决于多重因素,有待观察